臺大醫院Logo
:::

            O157型大腸桿菌與危險的溶血尿毒症候群

建立日期:2001.09.01

編寫:李秉穎醫師

 

 

修改前之原文刊登於聯合報民意論壇 2001.8.31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於2001年8月30日發布國內首例腸道出血性大腸桿菌感染症(enterohemorrhagic E. coli infection)確定病例,會引起這種感染的大腸桿菌有很多種,它們大多沒有什麼危險的併發症,但其中的O157型大腸桿菌除了會導致出血性大腸炎(hemorrhagic colitis)以外,還會引起危險的溶血尿毒症候群 (hemolytic uremic syndrome),所以這種疾病是必須向衛生機關報告的第三類法定傳染病之一。

 

O157型大腸桿菌的全名為O157:H7型大腸桿菌,其中所謂的O與H都是分辨大腸桿菌的抗原編號。其潛伏期大約一至八天,而出現在國內的首位確定兒童病例則是在赴美歸來以後三週左右才發病,所以判斷可能是在台灣本地得到感染。但是根據經驗顯示,這種細菌雖然不會在人體出現長期帶菌現象,但在人體得到感染以後,可能會由糞便中持續排出細菌達三星期以上,尤其是年幼的兒童。所以上述發病與旅遊時間的時間間隔,無法排除可能是同行者有人帶有細菌,回台灣以外才傳染給病例。

 

O157型大腸桿菌感染的典型表現是出血性大腸炎,其症狀大多先出現類似其他腸胃炎的腹瀉,然後在糞便中出現血絲。病人通常會有嚴重的腹絞痛,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病例會發燒,所以沒有發燒的腸胃炎也不能等閒視之。成人也會得到這種感染,但發生率比較高的還是五歲以下兒童。

 

這種細菌感染最危險的地方是併發所謂的溶血尿毒症候群,其發生率大約在百分之五至十五之間。這種病症會引起溶血性貧血、血小板低下與腎衰竭,嚴重者也會影響到神經系統與其他器官。出現這類併發症的原因並不是細菌在全身亂跑,而是O157型大腸桿菌所分泌的毒素在作怪。這些毒素會使人體的血小板發生不正常的血管內凝血現象,進而引起溶血性貧血與腎功能障礙。在現代化的醫療之下,其死亡率不超過百分之五,但是根據文獻報告,有些康復者會出現腎功能異常的長期後遺症。

 

如果在臨床上只出現出血性大腸炎,其治療方針跟普通的腸胃炎一樣,就是讓病人得到充分的水份、電解質與營養。必須注意的是有報告指出,使用抗生素治療會增加溶血尿毒症候群的發生率。雖然也有報告認為抗生素具有療效,包括來自日本大流行的回溯式統計報告。但是有體外試驗發現某種抗生素(trimethoprim-sulfamethoxazole)會增加細菌毒素的分泌,所以一般認為這種細菌性腸炎不應使用抗生素治療。有學者認為使用抗生素之所以會增加併發溶血尿毒症候群的危險性,可能的原因有三:1. 抗生素殺死細菌以後,使細菌裡面的毒素被大量釋放出來;2. 抗生素殺死腸道內的其他細菌,卻未能有效壓抑O157型大腸桿菌的時候,反而使O157型大腸桿菌免於其他細菌的競爭,使其生存空間更寬廣;3. 某些抗生素會使O157型大腸桿菌製造毒素的基因更為活化,這類抗生素除了前述的trimethoprim以外,還包括quinolones與furazolidone。

 

O157型大腸桿菌可以存在於牛等家畜身上,所以沒有煮熟的牛肉、未經殺菌消毒的牛奶都可以傳染這種細菌,但是臘腸、汽水、優格、一般飲用水與蔬菜都曾經有被細菌汙染的事例,甚至玩水的時候喝到受汙染的水,也可以發生傳染。幾年前在日本出現上萬名病例的大流行,經過很久的調查以後才發現是一種蔬菜(苜蓿芽)受到汙染。

 

根據前述經驗,在發生O157型大腸桿菌感染的時候,要大家注意不吃什麼東西是不切實際的建議,否則我們好像也剩下沒多少東西可以吃了。最重要的是去做流行病學調查,儘快確認傳染源以杜絕傳染。一般人只要吃下五十到一百隻O157型大腸桿菌就可能發病,這跟成人必須吃下一百萬隻沙門氏菌才會發病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只要飲水或食物受到輕微汙染都可能致病。這個特點也讓這種細菌可以發生人與人之間的傳染,所以除了注意飲食衛生以外,個人衛生習慣也需要特別注意。

 

O157型大腸桿菌感染在已開發國家的的發生率為每年每十萬人口有一至三十例,算是不罕見的一種疾病。台灣地區在十幾年前也常見這種病例,但最近都沒有出現確定病例,臨床上也不曾見過腸胃炎併發溶血尿毒症候群的病例。此次出現確定病例,並不意味著一定會出現流行,但是對於這個新出現的警訊,必須馬上著手進行傳染源的調查工作。對於病例本身,則需要隔離到腹瀉完全停止,而且兩次糞便培養都沒有細菌為止。

 

在其他的預防方法上,除了個人衛生習慣以外,需要注意食物的煮熟與食品操作的衛生。美國FDA於1997年核可使用放射線照射以殺滅食品中可能的細菌,這是在一旦發生大流行時可以考慮的作法之一。醫學界也有人在研發對抗毒素的疫苗,不過仍在試驗階段。